河南渑池县一“官商”恶意拖欠民工款上千万元

网络/2019-05-13 11:57:41/ 分类:资讯/阅读:
工程结束已多年,公司结账耍麻烦,先是耍赖不认账,后说款项已结完一封《关于渑池县国土资源局联合 官商 榨取农民工血汗钱情况反映信》流传于网络,引发广大网民关注。 2014 年10月,三门峡市人大代表,渑池县中州国际饭店、三门峡聚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工程结束已多年,公司结账耍麻烦,先是耍赖不认账,后说款项已结完”一封《关于渑池县国土资源局联合“官商”榨取农民工血汗钱情况反映信》流传于网络,引发广大网民关注。

 

2014年10月,三门峡市人大代表,渑池县中州国际饭店、三门峡聚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南五朵山生态农林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负责人刘聚财,中标渑池县2014年第二批补充耕地储备项目(五朵山位于坡头乡土岭村境内)后,以王伟国、李松贵、杨小涛、宋小停等人为代表各自组建工程队,负责1至6标段施工任务,项目总规划面积2193亩,单价3800元/亩,合计833.34万元。加上三公里外挖运土未算,甲方中标公司耍赖不承认,致使实际工程量与他们私自验收的工程量严重不符。

该项目位于海拔三千多米,是一座石头山,漫山灌木,工程难度可想而知。

在中标公司没有任何预付款的情况下,各标段克服种种困难,按照工程项目部要求,租赁各种机械把几座大山改造为梯田,并从三公里外取土垫地,对于取土费用公司承诺给予补款。各标段于2016年底工程按期完工,所整土地在竣工后被栽树、种庄稼及药材。

在工程完工后各标段多次向公司讨要工程款,刘聚财公司总是以还未验收为借口,不予付款。2017年3月该公司告知各标段,土地整理不合格,需要返工再垫土、修地边和田埂、捡石头,否则前期工程款不予兑现。万般无奈情况下,各标段重新聘用人工和租赁机械进行施工,又耗时八个多月,反复施工多达六次,多出来的施工费用就多达七百多万。

在施工伊始,工程第六标段按照协议图纸要求,从山口向山上修了宽3.5米,总长7500米的砂石生产路及排水沟,协议价格50.98元/米。早先该路只是狭窄小便道,因此杨小涛的六标边整土地边修路,在土地整理工程竣工同时所修砂石生产路也全线竣工,同期公司安排吴改军在砂石路基上打了水泥路面。

2018元旦总算完成了全部工程,等待市县国土资源局验收,可至今各标段没有接到工程验收通知,也没有见到任何部门的验收报告。2018年3月公司通知各标段验收结束并开始结账,至今不知道没有我施工方在场的情况下,验收方(国土资源局)怎样对工程进行了验收?难道国土资源局联合刘聚财公司在我施工方不在场的情况下,通过暗箱操作进行工程验收吗?

结帐时各标段被告知按国土局要求,只结算纯地块面积,对于修田埂、修地沿、几公里外拉土及返工费用不予结算。海拔三千多米的大山挖成梯田,工程量只计算平地面积,作为土地监管部门的国土资源局难道不以实际发生的工程量为结算依据吗?政府回购一亩土地八万多,我施工方一亩地三千八,多出来大部分款项到哪里去了呢?更为恶毒的是第六标段所修道路工程款公司也不予承认,说路基工程款向吴改军讨要。对于这样的不合理结账方式和无理说辞各标段完全无法接受,如果接受将直接造成各标段严重亏损,经合计亏损额达到一千多万。我施工方也完全有理由相信,刘聚财公司与国土部门存在某种利益关系,否则代表政府的国土部门,完全没理由在我施工方不参加情况下对工程进行验收。国土资源局难道是知法犯法吗?

在后来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各标段与刘聚财公司协商无数次,最后公司答应先付一部分工人工资及机械费。谁曾想到,当到场领钱时公司又耍花招,让每个标段签订工程款结算完毕承诺书,否则不予付款。更甚的是对于第六标段所修砂石路,公司不知何时以合同方式承包给了吴改军,修砂石路款项已经和吴改军结算完毕。

这样的花招让我们施工方完全的绝望,对于我施工方实际多出来那么多工程量合理诉求,刘聚财以当时项目部没有给我们出具书面证据为由,根本不予答复,还告诉我施工方“随便去上告”,完全是地方“黑恶势力“作风。到县国土资源局反映情况,给的答复是和他们没有关系,对于我方提出验收为什么没有通知我施工方,给予的答复是“上边安排的”。作为国土监管部门的国土资源局难道成了某些领导的“办事工具”吗?难道“官商”刘聚财和土地监管部门“国土资源局”真的“沆瀣一气”了吗?刘聚财的中州国际大酒店是渑池县政府接待定点下榻酒店,“官商”刘聚财和政府各部门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难怪敢这样胆大妄为?!

于是,各标段上百农民工以王伟国、李松贵、杨小涛、宋小停为代表,开始了漫长的上访路,从县、市、省有关部门反映过多次,至今杳无音讯。他们因为无法兑现上百民工的血汗钱,民工们不但把工程机械给予变卖。后因被法院起诉,几个家庭名下的房产及有价值物品都被查封,还上了当地法院的黑名单,杨小涛也因为工程款讨要无门,现在家庭已经破裂,他本人也因为压力太大于两个月前外出,家人多方查找,至今杳无音讯。

现在我们很绝望,也很无助,只想通过媒体关注,引起领导重视,追讨我们的血汗钱。同时,也让更多农民工知道黑心老板恶势力背后的力量,切莫与“耍赖官商”打交道,引以为戒。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区脉链 www.binakpars.com 联系电话:0512-85889197 商务合作:QQ3244410471